愛卡拉執行長:網路一夕可變天

中央社 – 2013年3月26日 下午12:24

(中央社記者吳佳穎台北26日電)先前任職Google工程師、目前是台灣音樂社群平台愛卡拉執行長程世嘉認為,網路產業是一個不令人絕望的產業,只要找到特別的突破點,一夜之間改變局勢不奇怪。

31歲的愛卡拉(iKala)執行長程世嘉,上一份工作是Google的工程師,他擔任愛卡拉執行長後,讓會員數從20萬人衝上53萬人,韓國三星也主動來敲門談合作。程世嘉與中央社記者分享轉換職涯跑道的看法,以及對台灣網路產業的觀察。

台灣社群音樂平台愛卡拉,可說是網路版的「星光大道」,提供軟體訂閱社群平台,讓人練歌,有社群功能,使用者可「以歌會友」,吸引一些素人明星自己錄製歌曲,分享給朋友,放上全球平台。

程世嘉台大資管系畢業後當兵2年,就到美國加州矽谷著名的史丹福大學(Stanford University)念研究所,工作資歷不過6、7年;年輕時就愛寫程式的他,在唸史丹福的期間,很享受矽谷的冒險氣氛,也因為寫程式功夫底深厚,唸書時已經在美國Google實習工作。

為何從Google轉換跑道?程世嘉笑說,Google已經是全球最好的公司,他想來想去,下一步好像只剩下經營創業一途了。另外,他也發覺卡拉OK是東亞特有的文化,認為「連結在文化裡的事業,比較可以長期經營」,於是毅然放下Google的工作出來一闖,被延攬進愛卡拉。

看網路產業,程世嘉很篤定的說,「網路是一個不會令人絕望的行業。」但台灣在2000年那一波網路泡沫化之後,就進入了一個比較低潮平緩的狀況,產業又回到既有的代工模式;程世嘉自己在美國念書、工作期間,觀察到美國並沒有因為那波網路泡沫化而放棄繼續走下去,像Google是1998年成立,也經歷網路泡沫,但是它活下來了,也在第 2波網路產業的浪潮中抓到對的苗頭。

程世嘉說,因為2000年網絡泡沫的低潮,台灣的頻寬建設慢了下來,政府對於產業的支持也變慢,學術界對人才支持也是,3者都慢,造就今天有些落後的情況。

觀察軟硬體產業,程世嘉說,兩者速度沒辦法比,軟體跑得太快了,如果台灣只有硬體強,就只好等待軟體的鐘擺過來,才能一起擺盪。他預測,這一波軟體技術還能繼續引領硬體3到5年,因為新型態硬體真正成熟還需一段時間,這期間,可以肯定平板電腦大賣、智慧手機毛利不斷降低。

比較在美國矽谷唸書、工作的經驗,程世嘉說,矽谷有很強的冒險風氣,即使是很小的念頭、點子,市場也願意給這樣的idea一個嚐試的機會。

他還表示,史丹福校園其實很少白人,可說是匯聚了全球精英、各路好手,很多來自中國大陸和印度的學生。據他觀察,中國大陸、印度這麼多出國留學的學生最大的因素並非政策鼓勵,而是風氣,還有對未來的期待,讓他們想盡辦法都要出國。

程世嘉也提到,美國學校更講究實做,史丹福是有名頂尖的理論型大學,但在課堂作業、進行的小專案,他都感受到史丹福重視實務和業界連結導向很強,所以訓練出來的學生非常有執行能力。相較之下,台灣的學生畢業進入社會後,可能還要經過3個月到1年半的訓練才能熟悉業界,進入實做。

程世嘉說,「簡單來說,如果只拿在學校應付考試的那一套,所生產出來的東西,在業界根本沒辦法使用。」

程世嘉認為,台灣青年要多一點勇氣,網路不令人絕望的地方就在於,只要找到一個很特別的突破點,就有可能在一夜之間改變整個業界局勢。

他說,以台灣的學生來說,其實人力素質非常好,這是為什麼很多全球公司要來台設點的原因;政府鼓勵文創的方向也是對的,但是年輕人要再多一點點勇氣。

程世嘉坦言,台灣先前讓技職學校變成廣義的大學,反而忽視了技職教育的重要性,所以,他鼓勵年輕人要反向思考,現在社會上最缺的是什麼?技術、技職、甚至黑手。這些少人擠的方向才值錢,要懂得抓這些對的東西。1020326

……..原文連結按這裡